微信公众号

本站客服微信

您好!欢迎来到自闭症家园网

今天是2021年07月25日 星期日

分享丨超实用的多感官训练方法!

接触大自然让自闭症孩子产生神奇变化?老师一句话道出真相!

社交障碍不是因为自闭症孩子的缺陷?这个新研究颠覆了我的认知!

高功能自闭症有什么特征?很容易出天才?不需要干预?

自闭症孩子学好这个,认知、语言、社交能力通通翻倍!

一线BCBA更偏爱ABLLS-R的10个理由

儿童康复||“听统”假期,解决家长小烦恼。

怎样帮助孤独症孩子平稳渡过青春期

自闭症孩子幼儿园融合教育的三种模式

学龄前孤独症沟通干预(Preschool)

家长学习训练方法,具备训练思维,孩子的进步就会水到渠成

谱系障碍孩子服从指令难,这样的训练轻松解决这个大难题

原创大赛爸爸说家庭训练日记——育儿不只是体力活儿,更需要育儿

家庭训练日记——主动的语言表达,双向的互动,是孩子进步的表现

这少年曾被视作“怪物”,却创作了东京奥运会应援曲

从“爱答不理”到“主动奔赴”,聪明的星爸星妈都在使用这6个方

自闭症儿童长大后,怎样才能有尊严的生活和工作?

精细动作就是练手吗?利用家庭场景锻炼

没有注意力,星孩做干预训练有多难?

星孩不懂社交,原来还可以这样引导!

星孩不会表达?内心想法全画出来了.....

自闭儿脾气暴躁?原来“导火线”出在这

成年孤独症人士的生活居住方式有哪些?

被抽动症折磨的自闭症孩子

一份给谱系家庭的灾后防疫指南

暴雨夜,有人炖光冰箱5斤排骨,有人被困做了最坏打算|河南谱系

目睹自闭症孩子遭到歧视,你会怎么做?

在家“躺平”?不合适吧!

【依米星干货】如何快速拓展自闭症孩子的兴趣?

新手家长必看!自闭症有哪些表现?家长应该做什么?

如何改变孩子的刻板行为?

如何解决孤独症孩子小便尿身上的问题

基因检测,让自闭症不再是不治之症

轻度自闭症少年放火烧房,家长为何状告游戏公司?(上)

轻度自闭症少年放火烧房,家长为何状告游戏公司?(下)

美国这对夫妻生了5个自闭症孩子,是障碍还是残疾?这些学者坐不

郑州暴雨齐腰深!数十名医生解救90多个自闭症孩子……

当孩子查出自闭症后,「爸爸的另一面」又是什么样子?四个案例道

自闭症孩子出现自慰、旋转、磨牙、异食....背后的原因,爸妈

黑龙江大庆、双鸭山、鹤岗、鸡西自闭症康复机构名单(2021年

关于大庆市孤独症、智力残疾儿童定点康复服务机构的公示

孤独症家长在美国的10年:“我所亲历的社会支持”

我对ASD儿子的观察(下)

郑州暴雨夜,10个自闭症孩子被困后的故事

沃尔玛开除工作16年唐氏综合征员工:被判赔偿1

黑龙江省残疾人就业服务机构名单

黑龙江齐齐哈尔自闭症(孤独症)康复机构名单共15家(2021

齐齐哈尔市孤独症定点康复机构名单6家

1

高功能孤独症儿童表情面孔工作记忆的损害特征

时间:2020年02月06日 来源: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6年05月第24卷第5期 标签:自闭症学术研究;自闭症谱系理论;自闭症康复训练;自闭症名家论文;自闭症诊断治疗; 浏览次数:18201次

张玲,潘宁,许才娟,林琼希,叶俊,静进金宇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妇幼卫生系,广东 广州 510080

  项目(81171293)

作者简介:张玲(1990-),女,广东人,在读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临床儿童心理诊疗。

通信作者:金宇,E-mail:jinyu@mail.sysu.edu.cn

摘 要: 目的 了解高功能孤独症儿童表情面孔工作记忆特点,并探讨其与表情识别能力之间的关系。方法 选取19例6.5~12岁高功能孤独症儿童(HFA 组)及19例年龄、性别匹配的正常发育儿童(TD 组),完成表情面孔延迟样本匹配任务及表情命名任务;比较两组儿童表情面孔工作记忆水平,并进一步分析表情面孔工作记忆与表情识别的相关性。结果 与 TD 组相比,HFA 组 的 总 体 表 情 面 孔 工 作 记 忆 正 确 率 较 低 (76.23% vs 87.29%,P=0.026)、反 应 时 较 长(1 488.50ms vs 1 157.40ms,P=0.001),两组儿童高兴面孔工作记忆正确率并无明显差异(P>0.05)。HFA 组表情面孔工作记忆正确率与表情命名正确率呈正相关(P<0.05),TD 组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反应时与表情命名反应时呈正相关(P<0.05)。结论 高功能孤独症儿童存在特定表情面孔工作记忆能力不足;其表情识别能力受损可能与表情面孔工作记忆能力不足有关。

关键词: 表情面孔;工作记忆;表情识别;高功能孤独症

中图分类号:R17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6579(2016)05-0475-04  

doi:10.11852/zgetbjzz2016-24-05-09

Deficit of working memory on emotional faces in children with high-functioning 

autism.

ZHANG Ling,PAN Ning,XU Cai-juan,LIN Qiong-xi,YE Jun,JING Jin,JIN Yu.

Faculty of Maternal and Child Health,School of Public Health,SUN Yat-sen University,Guangzhou,Guangdong510080,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JIN Yu,E-mail:jinyu@mail.sysu.edu.cn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amine the deficit of working memory on emotional faces in children with high-functioningautism (HFA)and analyze the relationship of working memory on emotional faces and the ability of facial expression recog-nition. Methods Nineteen children(aged 6.5~12years old)with HFA and nineteen typically developing(TD)childrenmatched with age and gender were recruited.To evaluate the abilities of working memory on emotional faces and facial ex-pression recognition,all the children were required to complete the facial emotion delayed match-to-sample task and facial ex-pression naming task. Results Children in HFA group showed lower accurate rates and longer reaction times in the facialemotion delayed match-to-sample task,

while comparing to TD group.But no statistical difference was showed in the accuraterates of working memory on happy faces between two groups.There was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accurate rates offacial emotion delayed match-to sample task and facial expression naming task in HFA group,and positive correlation wasshowed in the reaction times of these two tasks for TD group. Conclusions Results of this study suggest the impairmentsof working memory on emotional faces in children with HFA.It's possible that the deficit of working memory on emotionalfaces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factors leading to the emotion cognition deficit in children with HFA.

Key words: emotional faces;working memory;facial expression recognition;high-functioning autism

  

孤独 症 (a

utism)是 一 种 以 社 会 互 动 和 沟 通 障碍、重复刻板行为模式为主要特征的发育障碍性疾病[1],其 中 智 商 在 边 缘 或 正 常 范 围 (intelligencequotient,IQ≥70)的被称为高 功 能 孤 独 症 (high-functioning autism,HFA)。既 往 研 究 表 明 孤 独 症儿童存在表情认知能力的损害,与其异常的面孔结构加工关系密切[2]。然而个体表情认知过程不仅涉及早期感知阶段的面孔结构加工,也需工作记忆系统参与面孔信息刺激的评估及记忆搜索[3]。表情面孔工作记忆系统是暂时性编码和存储面孔信息的认知性加工过程,依赖于针对非社会信息的经典认知性工作记忆和表情识别等社会认知神经网络的共同参与[4]。而研究发现孤独症儿童存在认知性工作记忆和表情认知神经网络的受损[5],推测其可能存在相应的表情面孔工作记忆损害;且孤独症儿童表情识别损害可能也与其表情面孔工作记忆能力不足相关。因此,本研究旨在探究 HFA 儿童表情面孔工作记忆特点,并进一步探讨其与表情识别能力的关系,为孤独症个体表情认知损害的神经机制研究提供依据。

1 对象和方法

1.1 对象

1.1.1 实验组(HFA 组) 2015年 1-12

月在孤独症家长组织招募于三甲级医院确诊并就读小学的6.5~12 岁 HFA 儿 童。由 儿 童 精 神 科 医 师 根 据DSM-Ⅳ诊断标准确诊为 HFA;双眼裸眼或矫正视力正常;IQ≥70;无其它严重神 经精神障碍或 躯体疾病。共入组19例(男18例,女1例);平均年龄为(8.90±1.77)岁。

1.1.2 正常对照组(TD 组)  同期从小学中招募与 HFA 组年龄相当的正常发育儿童,视力或矫正视力正常;IQ≥70;排除神经 精 神障碍和严重 躯体疾病。共入组19例(男15例,女4例);平均年龄为(8.89±1.24)岁。两组儿童年龄和性别分布及父母年龄、文化水平、家 庭 经 济 水 平 差 异 均 无 统 计 学 意 义 (P 均 >0.05)。本研究已获得中山大学医学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所有被试的法定监护人已签署知情同意书。

1.2 

工具与方法

1.2.1 表情面孔工作记忆任务 采用延迟样本匹配任务范式[6];从中国面孔情绪图片系统[7]中各选取60张“中性”、“高兴”、“害怕”表情图片作为实验材料,男女比例均衡。每种表情包括60个实验试次(trails),每个trial前后呈现两张同类表情及相同性别的匹配或不匹配图片,要求实验中正确匹配图片的呈现率 为 50%。本 实 验 程 序 由 E-prime软 件 编写,所有实验材料均在黑色背景中呈现。主要实验过程 为:首 先 呈 现 一 张 面 孔 图 片 作 为 目 标 刺 激(1 000ms);随后是作为延迟阶段的空白屏幕(2 000ms);最后呈现与目标刺激相同或不相同的面孔图片(2 500ms),让被试判断此图片与目标图片是否相同,进行按键反应。1 500ms或2 000ms的间隔后,进行下一个trail。  图1 延迟样本匹配任务程序  Fig.1 Procedure of the dlayed match-to-sample task

1.2.2 表情命名任务 采用经 E-prime程序编写的表情命名任务。从图片系统中分别选取10张“高兴”、“害怕”和“中性”表情图片作为实验材料,男女比例均衡

。主要实验过程是在黑色背景下随机呈现一张表情图片(2 000ms);随后呈现从1~7固定排序的7个基本表情词(5 000ms),由被试根据判断

进行按键选择。

  图2 表情命名任务程序

  Fig.2 Procedure of the facial naming task

1.2.3  韦 氏 儿 童 智 力 量 表 第 四 版 (the WechslerIntelligence Scale for children,WISC-Ⅳ)由具有施测资质的研究人员严格按照 WISC-Ⅳ指导手册评估儿童智商,可提供言语理解、知觉推理、工作记忆和加工速度四个指数分数和总IQ。

1.3 统计学方法

 采用 SPSS 20.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分类资料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连续型资料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采用协方差分析控制智力因素后进行任务正确率和反应时组间比较;采用 Pear-son线性相关分析表情面孔工作记忆与表情识别的关系。

2 结 果

2.1 WISC-Ⅳ得分的组间比较   两组儿童工作记忆及知觉推理指数无明显差异,但 HFA 组儿童言语理解、加工速度指数和总智商得分均低于 TD 组(P 均<0.05)。见表1。

表 1 HFA 组与 TD 组儿童 WISC-Ⅳ测试得分(x-±s)

Tab.1 WISC-IV scores in HFA groupand TD group(x-±s)

变量 HFA 组(n=19)TD组(n=19) t值 P 值

总智商    97.58±13.63  111.32±8.60 -3.72 0.001

言语理解指数 98.34±14.80 112.79±13.76 -3.11 0.004

知觉推理指数 103.79±12.39 107.32±8.68 -1.02 0.316

工作记忆指数 101.58±14.43 104.53±13.52 -0.65 0.520

加工速度指数 87.00±14.96 107.74±14.61 -4.32 <0.001

2.2 

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及表情识别任务的组间比较 仅将“言语理解”指数作为协变量纳入分析时,结果显示与 TD 组相比,HFA 组总体、害怕及中性表情面孔工作记忆正确率均较低,总体及三种面孔反应时均较长(均 P<0.05)。HFA 组总体及中性表情命名正确率均较 TD 组低,总体、高兴及中性表情命名反应时均较 TD 组长(均 P<0.05);其余指标无明显组间差异。而将“加工速度”指数也作为协变量纳入分析后,HFA 组总体及三种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反应时均较TD 组长(均 P<0.05),两组间正确率无明显差异;HFA 组中性表情识别正确率和反应时表现均较差,其余表情识别任务指标无明显组间差异。

见表2。表 2 HFA 组与 TD 组儿童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及表情面孔命名任务结果比较(x-±s)

Tab.2 Comparison of emotional faces working memory andfacial expression naming 

between HFA group and TD group(x-±s)

变量 HFA 组(n=19) TD组(n=19) F1值 F2值表情面孔工作记忆 正确率(%)

 总体 76.23±14.22  87.29±6.72  5.38* 2.41

 害怕 78.79±15.03  90.99±4.88  6.57* 2.74

 高兴 77.31±15.09  86.98±7.77  3.87  1.72  

中性 72.04±14.47  84.31±8.89  4.64* 2.19

 

反应时(ms)

  

总体 1 488.50±333.42  1 157.40±304.24  12.02** 4.36*

  

害怕 1 482.25±346.70  1 143.56±323.42  12.35** 5.05*

  

高兴 1 463.13±346.81  1 142.14±294.54  12.50** 4.82*

  

中性 1 537.54±342.41  1 192.62±331.75  11.49** 3.98*

表情识别 正确率(%)

 总体 42.35±17.83  63.64±12.53  9.56** 3.19

 害怕 19.12±19.96  26.02±20.84  0.55  0.08

 高兴 60.98±28.02  80.53±21.98  2.13  0.53

中性 48.19±28.66  84.21±17.10  12.30** 4.54*

 

反应时(ms)  

总体 2 027.11±594.84  1 501.31±482.79  6.22* 2.95  

害怕 2 464.53±988.50  2 442.74±822.92  0.01  0.09

高兴 2 060.00±737.30  1 463.80±544.56  4.26* 1.41

中性 2 081.35±714.03  1 370.38±702.16  8.65** 4.61*

 注:F1为将“言语理解”指数作为协变量的 F 值;F2为将“言语理解”和“加工速度”指数作为协变量的F 值。*P<0.05,**P<0.01。

2.3 

表情面孔工作记忆与表情识别的相关分析 Pearson相关分析显示,HFA 组表情面孔工作记忆正确率与表情命名正确率呈正相关(P<0.001),与表情命名反应时呈负相关(P=0.014)。TD 组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反应时与表 情命 名反应时呈正 相 关(P=0.022)。见表3。

表 3 

表情面孔工作记忆与表情识别能力的相关分析(r)

Tab.3 Correlation analysis of working memory on emotion-al faces and facial expression recognition(r)

变量表情识别正确率HFA 组 TD组表情识别反应时HFA 组 TD组

表情面孔工作记忆正确率0.74** -0.03 -0.55* -0.04

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反应时 0.08 -0.23  0.25  0.52** 

注:*P<0.05,**P<0.01。

3 讨 论

3.1 高功能孤独症儿童的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受损 

本研究采用表情面孔延迟样本匹配任务,评估被试工作记忆系统暂时性编码和存储表情面孔信息的能力。结果显示与 TD 组相比,HFA 组总体表情面孔工作记忆正确率较低、反应时较长,提示其存在表情面孔工作记忆能力的不足。完成表情面孔工作记忆任务过程相当于同时进行工作记忆和表情面孔信息加工双重任务[8],而大多数研究提示孤独症儿童中存在这两种信息加工功能的损害[5,9],可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其表情面孔工作记忆的不足。与 Koshino等[10]进行孤独症成人高兴面孔工作记忆研究结果一致的是,均未发现孤独症个体高兴面孔工作记忆的明显受损;但本研究中 HFA 儿童害 怕 和中性面孔的工作记忆表现却明显差于 TD 组,提示其表情面孔工作记忆损害具有表情类别特异性。Koshino等[10]研究的进一步功能磁共振检测也发现孤独症个体确实存在与工作记忆相关的认知性大脑区域激活减弱或消失,且梭状回面孔信息加工区域也存在异常的激活,为孤独症个体面孔工作记忆的异常提供了神经影像学证据。此外,相关研究显示儿童加工速度发展是其工作记忆发展的基础[11],加工速度对工作记忆的作用量约为65.18,对工作记忆起着直接的调节作用;提示本研究中 HFA 儿童加工速度能力的明显受损可能是引起其表情 面 孔工作 记 忆能力不 足 的重 要 因素。但在对两组的加工速度指数进行控制后,HFA组儿童仍表现出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反应时的明显延长,表明此能力的受损还受到其它因素的影响。

3.2 表情面孔工作记忆与表情识别能力相关 

本研究中发现,HFA 组表情面孔工作记忆正确率与表情命名正确率呈正相关,TD 组表情 面孔工作记忆反应时与表情识别命名反应时呈正相关,提示个体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参与表情面孔识别过程。既往研究表明个体表情识别过程不仅涉及早期感知阶段的面孔结构加工,也需工作记忆系统参与面孔信息刺激的评估及记忆搜索[3]。Phillips等[12]探讨了视觉性言语工作记忆在表情编码及识别过程的作用,发现被试命名面部表情时对工作记忆系统资源的要求很高;但该研究未能更直接的探究针对表情面孔信息的工作记忆系统在表情识别过程的作用。相关研究提示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参与面孔特异性视觉加工过程,梭状回面孔区域明显受到面孔工作记忆负荷的调节[13];而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可能是通过整合认知性工作记忆和表情认知系统资源的方式参与表情面孔信息的暂时性编码加工和存储[4],以保证表情识别的顺利完成。故认为本研究中 HFA 组儿童表情面孔工作记忆能力受损最终也可能会参与其表情面孔认知损害的形成。

综上所述,本研究 提 示 HFA 儿童的表情面孔工作记忆及表情识别能力均存在不足;表情面孔工作记忆与表情识别水平明显相关,推测表情面孔工作记忆能力的损害可能也是引起 HFA 个体情绪面孔识别能力不足的重要因素。但本研究样本含量较小且仅涉及了三种基本表情,需在日后研究中扩大样本量以探讨不同症状程度及年龄孤独症个体表情面孔工作记忆的特点;并继续研究其它基本及复杂表情面孔工作记忆的特点,丰富 目 前 的 研 究 发 现。此外还需进一步探讨认知性工作记忆、表情面孔记忆和表情识别三者间的关系,以深化社会性工作记忆研究,完善孤独症社会认知缺陷的相关神经认知机制。


参考文献

 [1] Cooper JE.On the publication of 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Fourth Edition(DSM-Ⅳ)[J].BrJ Psychiatry,1995,166(1):4-8.

 [2] Dawson GSJJ.Understanding the nature of face processingimpairment in autism:insights from behavioral and electro-physiological studies[J].Developmental Neuropsychology,2005,27(3):403-424.

 [3] Morgan HMKC.Working memory lload for faces modulatesP300,N170,and N250r.[J].Journal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2008,20(6):989-1002.

 [4] Meyer ML,Spunt RP,Berkman ET,et al.Evidence for socialworking memory from a parametric functional MRI study[J].Proc Natl Acad Sci USA,2012,109(6):1883-1888.

 [5] Rudie JD,Shehzad Z,Hernandez LM,et al.Reduced func-tional integration and segregation of distributed neural sys-tems underlying social and emotion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in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J].Cerebral Cortex (NewYork,NY),2011,22(5):1025-1037.

 [6] Brenner CA,Rumak SP,Burns AMN,et al.The role of enco-dingand attention in facial emotion memory:An EEG inves-tigation[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physiology,2014,93(3):398-410.

 [7] 罗跃嘉,龚栩,黄宇霞.中国面孔表情图片系统的修订[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1,25(01):40-46.

 [8] Luo Y,Qin S,Fernandez G,et al.Emotion perception and ex-ecutive control interact in the salience network during emo-tionally charged working memory processing[J].Hum BrainMapp,2014,35(11):5606-5616.

 [9] Barendse EM,Hendriks MP,Jansen JF,et al.Working mem-orydeficits in high-functioning adolescents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neuropsychological and neuroimaging corre-lates[J].J Neurodev Disord,2013,5(1):14.

 [10] Koshino H,Kana RK,Keller TA,et al.fMRI investigation ofworking memory for faces in autism:visual coding and un-derconnectivity with frontal areas[J].Cereb Cortex,2008,18(2):289-300.

 [11] Astrid F,Fry SH.Relationships among processing speed,work-ing memory,and fluid intelligence in children[J].BiologicalPsychology,2000,54:1-34.

 [12] Phillips LH,Channon S,Tunstall M,et al.The role of workingmemory in decoding emotions[J].Emotion,2008,8(2):184-191.

 [13] Druzgal TJ,D'Esposito M.Dissecting contributions of pre-frontal cortex and fusiform face area to face working memo-ry[J].J Cogn Neurosci,2003,15(6):771-784



自闭症家园网声明:根据权威研究的结论,目前自闭症(孤独症)并未找到确切的病因,也并没有针对病因的特效药物用来治疗自闭症(孤独症),对于针对自闭症彻底治愈的文字,我们尽最大努力限制转载或者作者上传,如有发现类似资讯,请告诉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对于在本站发布观点的原创作者,我们免费给您提供单篇文章的广告位。在您的自媒体不提供盈利性商业产品或服务的情况下,可以在文章下方免费粘贴广告发布您的自媒体详细信息。我们也会根据您提供的内容质量每年精选部分优质而且高产的作者赠送部分针对多数流量的免费广告位。自媒体请通过本站认证窗口提交自媒体相关资料。

本站的文章系本网编辑转载或者用户自行上传,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引起社会公众对自闭症的关注与并获取社会支持,自闭症家长和相关服务单位能筛选有价值的信息作为参考。文章的发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内容来源标注有误,或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等相关权利的,请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等相关资料,通过邮箱asd_home#163.com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标注版权或者删除内容。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点击查看全文 ▼

优秀机构

  • no.1
    星星雨

    星星雨是第一家为孤独症儿童及其家庭提供服务的民办教育机构,当时在中国针对孤独症的特殊教育领域是一片空白。1993年,当星星雨成立的时候,中国仅仅有3名权威医生诊断过孤独症。在教育领域,无论是学校还是医疗机构,都没有一家机构能够给孤独症儿童提供服务以及相关信息。

  • no.2
    五彩鹿

    五彩鹿(北京)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具备成熟的训练技术,以科研带实践、以实践促科研,坚持用科学数据支持的方法对自闭症儿童进行早期干预,与世界上在自闭症研究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多个国家大学建立长期联系,获得了可持续的技术支持。

  • no.3
    爱乐童

    专业地板时光康复训练连锁机构

  • no.4
    大米和小米

    2015年,入围网易订阅平台年度自媒体影响力榜单,获“教育类”和“辛勤园丁类”两个奖项;同年,入选吴晓波公益基金创业十强项目; 2018年,获得“中国金牌社企”称号。

  • no.5
    以琳

    青岛市自闭症研究会及青岛市市北区以琳特教幼儿园(以下简称以琳)创建于2000年10月,是一家专门从事自闭症儿童和家长培训的康复教育和研究机构,其前身是青岛市市北区自闭症研究会以琳自闭儿训练部。以琳是经民政局登记注册的非营利性的公益机构(NPO)、青岛残联自闭症儿童康复定点机构。

连载精华

热门机构

热点人物

  • 1
    邹小兵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儿童行为发育中心)

  • 2
    秋爸爸

    (北京阿叟阿巴科技有限公司)

  • 3
    柯晓燕

    (南京脑科医院儿童心理研究中心)

  • 4
    郭延庆

    (北京大学附属第六医院)

  • 5
    岑超群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儿童行为发育中心)

  • 6
    唐春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儿童行为发育中心)

  • 7
    贾美香

    (北京大学附属第六医院)

  • 8
    邓红珠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儿童行为发育中心)

  • 9
    李咏梅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儿童行为发育中心)

  • 10
    徐秀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热门招聘

融合教师

惠州市护苗培智学校

上班地点:广东-惠州市 薪资:-0

初级孤独症康复师

河北月亮船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上班地点:河北-石家庄市 薪资:3500-4500

高级孤独症康复师

河北月亮船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上班地点:河北-石家庄市 薪资:-0

伊德恩教学组治疗师

伊德恩(南京)科技咨询有限公司

上班地点:江苏-南京市 薪资:4500-6000

伊德恩教学组长

伊德恩(南京)科技咨询有限公司

上班地点:江苏-南京市 薪资:6500-10000

中心行政人员

伊德恩(南京)科技咨询有限公司

上班地点:江苏-南京市 薪资:-0

影子老师/特教助理

伊德恩(南京)科技咨询有限公司

上班地点:江苏-南京市 薪资:-0

ABA教学治疗师

伊德恩(南京)科技咨询有限公司

上班地点:江苏-南京市 薪资:-0

点击快速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