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流量门户 自闭症机构入驻
  • 您当前位置:
  • 自闭症康复
  • 适应行为评定量表(ABAS)的发展及其特殊教育应用述评

适应行为评定量表(ABAS)的发展及其特殊教育应用述评

  • 2024-06-11 15:18:33
  • 2.2K次
来   源:绥化学院学报2021年4月第41卷第4期
作   者:
摘   要:适应行为评定量表(ABAS)是一个具有常模参照的、综合的、多维的适应技能测验,其标准化程度高[11],在2000年由Harrison和Oakland开发编制并修订至今,不仅在美国得到广泛应用,还被各国学者修订成各种语言版本加以使用,并成为世界范围内智力障碍儿童评估和鉴定的常用工具[12],研究对其版本的编制、修订及应用进行综述,旨在为该量表的进一步发展和应用提供借鉴。
关键词:执行功能,发育迟缓,早期干预,特殊儿童,社交技能,自闭症谱系,高功能自闭症

翟珊珊1 吴碧珠2 张煜晨2 王庭照1

(1.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陕西西安 710062;2.华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广东广州 510631)


摘要】:适应行为评定量表(AdaptiveBehaviorAssessmentSystem,ABAS)是依据适应技能概念及残疾人诊断干预的最新研究成果,而开发制定的适应性行为评估工具,目前已修订至第三版。研究对量表相关研究进行综述,介绍了量表的编制及两次修订过程,厘清了量表在特殊人群,特别是智力障碍、自闭症谱系障碍人群的诊断评估与干预训练中的应用范围,并且提出需要关注该量表的中国化及时性和有效性,在实际使用时配合多种评估系统有利于更好地制定特殊人群的干预方案。

关键词】:适应行为评定量表;量表应用与发展;研究综述;智力障碍;自闭症谱系障碍

中图分类号:G76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438(2021)04-0011-08

作者简介:翟珊珊(1998-),女,湖北黄冈人,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在读,研究方向:特殊儿童认知与学习。

基金项目:2020年度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基于‘健康中国2030’目标的青少年健康素养及城乡平等促进研究”(20BRK038)。


引言

“适应性行为”和“智力迟钝”的概念在特殊教育的大部分历史中都是紧密联系的[1-2],19世纪中期对于智力障碍的评定标准主要使用的是智力指标,仅有部分研究表明对智力障碍进行评定时不应只用智力指标,而更要加强对个体适应性行为的关注[3]。到20世纪初,人们逐渐认识到智力障碍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无法适应社会的全部需求”,在比内编制的世界范围内第一版智力测验中,就关注了适应性技能的重要性[4]。此后,越来越多的人赞同将适应性行为纳入智力障碍的定义[5]。美国智力障碍协会(AAMR)在智力障碍定义的修订中,从1959年开始综合考虑了一般智力功能与适应性行为两方面的内容[6-7]。1975年美国PL94-142公法要求在进行智力障碍学生评估时提供关于智力障碍学生适应性行为方面的信息,该项要求改善了多年来适应性行为被评估专家所忽视的现状[8]。在美国,与特殊人群有关的法律不断地将适应性行为纳入到特殊教育中,但很少有能为评估学生的适应性行为提供明确的指导方针、标准或建议的内容[9-10]。

研究者们依据不同的适应性行为定义,相继研究开发了一系列测量适应性行为的问卷或量表,如儿童适应行为问卷SystemofMulticulturalPluralisticAssessment,SMPA)、儿童适应行为量表)、适应行为量表(AdaptiveBehaviorScale,ABS)、文兰适应行为量表、适应行为评定量表等。其中,适应行为评定量表(ABAS)是一个具有常模参照的、综合的、多维的适应技能测验,其标准化程度高[11],在2000年由Harrison和Oakland开发编制并修订至今,不仅在美国得到广泛应用,还被各国学者修订成各种语言版本加以使用,并成为世界范围内智力障碍儿童评估和鉴定的常用工具[12],研究对其版本的编制、修订及应用进行综述,旨在为该量表的进一步发展和应用提供借鉴。


一、ABAS的编制与修订

ASAS在2000年由Harrison和Oakland编制,在2003年进行第一次修订,2015年修订第三版。ABAS能及时调整项目、更新常模,与国际对适应性技能的要求具有较高的同步性,且量表的信效度较好,能够很好地评估儿童的适应性行为。

(一)适应行为评定量表第一版(AdaptiveBehaviorAssessmentSystem-FirstEdition,ABAS-1)。ABAS-1是2000年Harrison和Oakland编制的一个规范化的、综合的、多维度的适应性技能评估系统,它的编制基础为:(1)美国智障协会(AAMR,1992)提倡的适应技能概念;(2)适用于各种特殊教育和残疾分类的法律和专业标准(例如1997年《残疾人教育法》;美国精神病协会《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第四版);3)各类残疾人诊断与干预措施[13-15]。ABAS-1测量了美国精神发育迟滞协会和《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规定的10个适应技能领域[16]。包括了沟通、社区应用、学习功能、居家生活/学校生活、健康与安全、休闲、自我照顾、自我管理、社交和工作等10个适应技能领域,每个技能的得分都能评估技能领域的优劣势。

ABAS-1使用行为评级方式评估5至89岁及以上个体的适应性行为和相关技能,包括家长版、教师版、成人版,家长版由幼儿园至12年级或5至21岁儿童的家长填写,教师版由幼儿园至12年级的学生教师填写,成人版由16至89岁及以上的成人本人或其他熟悉被试日常活动的人员填写,所有项目都按4分制评分。0分表示个体无法执行该行为。如果个体能够执行行为,那么被调查者会评估他/她在没有提醒和帮助的情况下执行行为的频率:1=需要时从不(或几乎从不),2=需要时有时,3=需要时总是(或几乎总是)[17],这一评分特点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对个人能力和表现的国际分类[18]。每个记分册填写时间约为15至20分钟,且可以在5分钟内记分。评分助手或ABAS-1个人数字助理(PDA)软件可依据得分对10个适应技能领域进行统分,提供技能领域概况和优劣势分析报告,并维护人口统计和原始分数依据[19]。

Harrison和Oakland根据1999年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抽取5000多名教师、家长和成年人作为标准化样本,建立了5至89岁的常模。ABAS-1中所有子量表的内部一致性都在0.80到0.90之间,总量表的内部一致性高于0.90。效度主要通过效标关联效度分析得出,分析ABAS与韦氏儿童智力量表第三版、韦氏成人智力量表第三版和韦氏智力量表之间的相关,结果表明ABAS在确定智力障碍、评估适应性功能水平或评估成人独立生活能力时,可与韦氏测试共同使用[20]。

(二)适应行为评定量表第二版(AdaptiveBehaviorAssessmentSystem-SecondEdition,ABAS-II)。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Harrison和Oakland对ABAS-1进行修订,ABAS-II较第一版在应用范围、评估内容以及评分手册都有所不同。2003年,Harrison和Oakland将第一版中的10项适应技能评估调整为概念、社会、实用三个领域的评估,概念领域包括沟通、学习功能、自我管理;社会领域包括社交、休闲;实用领域包括社区应用、居家或学校生活、健康与安全、自我照顾和工作。随着ABAS应用的不断推广,许多研究者给予ABAS-II较高的评价,认为ABAS可以较好地应对适应性行为评估标准的变化[21-22]。

ABAS-II的应用范围由5~89岁调整为0~89岁,适用于

0~89岁个体的评估,其常模是基于1999和2000年美国人口

普查数据,在31个不同年龄组中选取7370人。ABAS-II拥

有五个评分手册,可用于不同的评分者,出生至5岁有父母版和教师版,5至21岁也有父母版和教师版,16~89岁的成人则有成人版。在项目开发期间,设独立顾问编辑项目,以确保测试题目平均在五年级的阅读水平,适合不同评分者的填写。填写及评分规则与第一版类似,所有的分数都是基于年龄相关的标准,量表总分数(GAC)得分的平均值为100,标准差为15;技能领域标准分数的平均值为10,标准差为3[23]。一个被试可由不同的评价者填写不同的评分手册来评价其适应能力,ABAS可以生成一份比较报告,显示被试在未来需要进一步关注的领域。

Harrison和Oakland使用两种方法来评估ABAS-II的信度,第一,分析量表内部各领域间一致性系数,结果表明内部一致性信高于0.90;第二,对教师版和家长版量表进行间隔2周的重测信度分析,结果表明两版本重测信度为0.90左右[23]。通过内容效度、结构效度、效标关联效度三种指标评估量表效度。ABAS-II的理论和结构来源于1992年和2002年AAMR对智障定义的标准,以及DSM-IV-TR的描述,特别是ABAS-II的10个技能领域和3个适应领域,且通过实地实验进行的文献、专家建议和评论等为项目的选择过程提供了信息,这些提供了内容效度的证据。ABAS-II的结构效度来源于手册列出的11个技能领域之间的相关性,技能领域之间的平均相关性在中等范围内(0.40到0.70),表明技能之间相关但独立。2010年Oakland等人采用父母版对1350名0~5岁儿童的适应性行为的结果进行因素分析[24]。Mckenzie等人对86名儿童和青少年的智力和适应性功能进行测量,分析了ABAS-II与CAIDS-Q的聚合效度,结果表明两量表各领域间的聚合效度在0.52~0.70之间,说明二者有良好的聚合效度[25]。使用ABAS-II评级形式的研究发现,ABAS-II与文兰适应性行为量表的校标关联效度从0.70到0.84不等[23]。

2014年我国李毓秋和邱卓英对ABAS-Ⅱ进行了中文版的修订,并采用连续常模法抽取样本制定了全国的常模参照样本。同时,研究采用分半信度分析各分量表和各主要领域的分数以及一般适应总分的内部一致性,各量表平均信度都在0.86以上,高的可达0.96到0.99。此外,量表的验证性因素分析和临床样本研究等效度资料都较好[26]。

(三)适应行为评定量表第三版(AdaptiveBehaviorAssessmentSystem-ThirdEdition,ABAS-3)。ABAS-3是2015年Oakland等人在第二版的基础上进行修订的,较第二版主要调整了三层模型以及增加便于使用者结合量表分数制定目标和计划的干预计划者。ABAS-3符合2010年美国智力和发育残疾协会(AAIDD)发布的《适应性行为模型》[27],将全新的标准与更新的项目内容结合起来,并提供了一个三层模型:十个技能领域、三个适应领域和一个一般适应性综合[28],保留了第二版所有的特色内容,创建了最新的适应性技能评估。

ABAS-3的评估范围及结构与第二版相似,其常模样本选取了能代表2010年美国人口普查中有关性别、种族/民族和社会经济状况的数据,收取了7737份问卷进行标准化[29]。ABAS-3更易于管理和评分,且具有全面、方便、经济的特点,可以衡量人们在没有他人帮助的情况下实际的日常生活技能。临床上有三种使用方式:纸笔测验、软件测验、在线测验。ABAS-3中可以使用评分助手和干预计划软件生成所有分数的描述性解释、被试优势和需求分析、综合分数差异分析等,帮助临床医生评估被试适应能力,确定被试在各个领域中的优势和劣势,记录并监控被试接受干预后的进步,进一步制定治疗计划和培训目标。

ABAS-3显示出合适的心理测量学性质,信度较好,第一,内部一致性很高,标准化样本的可靠性系数范围从0.96到0.99(量表总分数)、0.85到0.99(三个适应领域)和0.72到0.99(技能领域)。第二,重测信度高,间隔5天至7周进行的重测信度分析,得出量表总分数分数的重测信度为0.82到0.89之间,而3个适应领域重测信度为0.76到0.85,10个技能领域的重测信度为0.70到0.80。第三,评分者一致性信度表现较好,量表总分数为0.70到0.80,适应领域为0.77到0.92,技能领域为0.67到0.74[18]。有研究表明,同一儿童在进行家长版和教师版时,得分无显著性差异[30]。在对ABAS-3的量表效度进行分析的研究中表明ABAS-3与文兰适应行为量表第二版的效标关联效度为0.77至0.89[28]。


二、ABAS的应用

ABAS量表作为一种标准化的测量工具,因其不断地跟进最新关于适应性行为的研究进行量表修订,能够全面综合地对不同人群的适应性行为进行评估,被广泛地应用于智力障碍、自闭症谱系障碍(ASD)以及其他类型特殊人群的适应性行为评定过程中。

(一)ABAS在特殊人群早期诊断与评估中的应用。适应行为评定量表依据智力障碍的权威定义在不断地修订,以求更好地适应智力障碍的诊断与评估,也有研究认为要将智力商数与适应能力的等级归类一致性水平作为智力障碍者的诊断辅助标准[31]。将ABAS量表与智力量表结合对智力障碍进行评估,能够提高智力障碍评估有效性,减少误诊概率,2014年David等人采用韦氏智力量表第四版和ABAS-II对

23629名6到17岁的精神病患者进行评估,研究表明结合使用ABAS-II和智力量表能够降低智力障碍者的诊断误差[32]。李毓秋等人采用ABAS-II和韦氏幼儿智力量表第4版对36例重度和极重度智力残疾儿童(7-11岁)进行评定,结果表明WPPSI-IV比率智商与ABAS-II测量结果相符[33]。故ABAS结合韦氏智力量表可以很好对智力障碍进行诊断和分级,也可以有效减少误诊的概率。ABAS也可用于对智力障碍者的适应行为发展特点进行研究,有研究者使用ABAS-II对53例16~56岁唐氏综合征(DS)进行评估,结果表明年龄的增长与适应行为能力的下降有显著的相关性[34]。

自闭症谱系障碍是一种广泛性神经发育障碍,表现为社交障碍和重复刻板行为[35],其中社交障碍表现为不同程度的缺乏与人交往的兴趣与技巧[36],许多研究者使用适应行为评定量表对ASD人群的适应性行为进行评估,研究表明ASD人群的适应性行为和技能水平普遍较低[37-38]。Ditterline等人使用ABAS-II对ASD学生进行评估,也得出ASD人群适应性行为低于平均水平的结果[39]。有研究者采用VABS-II、BASC-2和ABAS-II三个适应性行为评估量表进行交叉测量比较,结果表明VABS-II和ABAS-II的得分在适应性社会技能方面没有显著差异[40],验证了ABAS在评估ASD儿童时的有效性。

Kenworthy等人利用ABAS-II比较了40名12~22岁的高功能自闭症谱系障碍者(HFASD)与30名普通儿童的适应性行为。研究结果表明,适应性功能与ASD的程度有关而与智商分数无关,而ABAS-II能有效地记录HFASD的适应性功能[41]。李沿澈、李羽涵、林莉蓁等人都以ABAS-II和穆林早期学习量表(MSEL)为主探究ASD幼儿共享式注意力和模仿能力在语言能力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结果表明,共享式注意力与适应功能显著相关[42-44]。陈奕臻使用ABAS-II对72名HFASD、62名LFASD和41名发育迟缓儿童(DD)的适应行为进行评量,研究表明高、低功能ASD儿童呈现不同适应行为型态,反映出认知能力对适应型态的影响,可为临床工作者早期筛检于介入提供参考[45]。上述研究表明ABAS能较好地应用于自闭症谱系障碍儿童适应性行为的评估,结合其他量表对自闭症谱系障碍儿童进行评估来探究其适应性行为与其他因素的关系,能更好地为适应性行为的干预服务。

此外,也有研究将ABAS应用于其他类型的特殊人群的评估与诊断。Ditterline等人使用ABAS-II对学习障碍、情绪障碍、学习障碍兼情绪障碍学生的适应行为进行评估,结果表明他们在适应行为和技能方面低于平均水平,学习障碍最突出的技能缺陷表现在学习功能和沟通方面,情绪障碍学生通常表现在自我管理方面,学习障碍兼情绪障碍学生表现在社交、自我管理、学校生活和休闲方面[39]。谢雅琪等人使用ABAS-II及一组评量表对一位7岁半的听力障碍女童进行整体性的评估,以探讨手语施测对听障儿童整体性评估的利弊,表明ABAS可以用于听力障碍的评估[46]。蒋婷婷和钟小萍等人采用ABAS-II和0~6岁小儿神经心理发育检查表对语言发育迟缓儿童的心智发育商与社会适应能力进行评估及相关性分析,表明ABAS可应用于语言发育迟缓儿童的评估[47-48]。故ABAS可应用于智力障碍、自闭症谱系障碍、学习障碍、情绪障碍、听力障碍、语言发育迟缓等多类特殊儿童的早期诊断和评估中,将ABAS结合智力量表进行评估可减少智力障碍的误诊率。但中国大陆将ABAS应用于特殊儿童诊断与评估的研究较少,应用范围较窄。

(二)ABAS在特殊人群干预研究中的应用。早期干预能

够有效提高精神迟滞儿童的感统能力、适应性行为,促进其智力发展[49],ABAS作为确认干预效果的工具,在干预研究中得到了广泛应用。2016年Torre等人对43名16~34岁唐氏综合征患者进行了12个月的服用含有EGCG的绿茶提取物和认知训练,对照组为41名16~34岁唐氏综合征患者,只服用安慰剂和进行认知训练,结合使用ABAS-II评估和确认EGCG和认知训练的长期疗效。研究结果表明,12个月的EGCG和认知训练能够有效改善唐氏综合征人群的视觉识别记忆、抑制控制能力和适应性行为[50]。有研究者采用ABAS-II和资源与压力简表对68名5~21岁智力障碍儿童及其父母进行研究,探讨父母压力对不同阶段的智力障碍儿童适应行为的影响,以求更好地对智力障碍儿童进行更好的干预[51]。由此表明,在智力障碍者的干预训练中,ABAS可用于评估被试的适应性行为,以此来判断干预是否有效。

McDonald等人结合ABAS-3和其他量表对89名6~11岁ASD儿童进行评估,描述和探讨了美国向自闭症儿童提供特殊教育服务的类型和数量的变化,研究发现ASD的儿童在所有适应技能领域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特别是沟通和社交技能障碍[52],这些研究的结果与国际上对ASD的显性认知一致,强调了ASD的沟通障碍和社会化技能障碍。许多研究结果表明,ASD人群的智商、症状严重程度与总体适应功能、所有适应技能领域都显著相关。有研究者采用ABAS-II对55名6~12岁高功能ASD儿童和55名有智力障碍的低功能ASD儿童的适应性技能进行了扩展研究,研究发现智商与一般适应综合、所有适应领域都有显著相关性[53]。Hill等人使用ABAS-II研究了220名4~16岁的ASD儿童和青少年的ASD症状严重程度与适应性功能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ASD程度越高的适应性功能越好,特别是在概念领域[54]。Chang等人采用ABAS-II和其他量表探究94名高功能自闭症谱系障碍儿童认知水平、ASD严重程度和适应性功能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ASD严重程度与适应性功能呈弱负相关,证实了治疗的重要性,同时强调了适应技能干预的重要性[55]。使用ABAS分析ASD儿童的症状严重程度与适应性功能间的关系,同时能够帮助进一步确定不同严重程度的ASD儿童在适应技能领域的缺陷,从而为ASD儿童的干预提供方向。

ABAS除了应用于特殊儿童,还应用于其他类型障碍者

的干预研究中。Anusha等人则结合ABAS-3和其他量表对77名有10年以上自身免疫性脑炎患者进行长期神经行为功能的评估,结合患者的临床病历数据充分阐明其神经行为缺陷,预测哪些患者处于高危患者,使临床医生能够更好对患者进行护理[56]。还有研究者利用ABAS-II结合其他量表对102例4~5岁的先天性心脏病儿童进行评估,可为家长提供儿童需要更多教育的信息[57]。Susan等人使用ABAS-II和执行功能行为评定量表(BRIEF)评估代谢性疾病发展状态,结果表明,ABAS-II和BRIEF可作为临床研究婴儿、儿童和成人代谢紊乱的功能状态的辅助方法[58]。Colin等人采用ABAS-II结合BRIEF,对40名综合征型颅缝早闭患者和10名未受影响的兄弟姐妹进行评估,研究综合征型颅缝早闭患者的执行功能和适应性行为,研究结果提及ABAS-II中的一般适应综合能最完整的衡量适应性行为,也是对整体适应性功能最准确的评估[59]。ABAS在临床上的应用广泛,利用ABAS对患者的适应性行为进行评估,使医生能够更好地为患者进行护理。ABAS除了应用于智力障碍、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干预评估中,在临床上也广泛应用,但在中国大陆地区关于ABAS在特殊儿童干预评估中的研究较少。


三、已有研究对我国ABAS量表应用的启示

ABAS发展至今,被广泛应用于特殊教育领域的相关研究当中,近年来我国也对其进行了引进和研究,但目前国内还未对ABAS-3这一版本进行本土化更新,未来研究中需要注意对量表的及时更新与引进,同时在使用过程中将ABAS与其他量表结合使用能够得到更加全面有效的评估结果,量表使用者在进行适应性行为评估过程中也需要注意适应性行为评定时的准确性问题。

(一)加快量表的本土化进程并对其进行及时更新。适应行为评定量表引进我国已有5年左右,但其在我国的应用较少,虽然适应行为受社会文化影响,适应性行为评量量表不一定能很好地适应我国的现实情况[60],但其在国际上的广泛应用证明了该量表的应用价值,目前适应行为评定量表第三版已有西班牙文、法文、加拿大文版本。第二版也在罗马尼亚、台湾[12]、中国大陆[61]、澳大利亚[62]、巴西[63]等国家地区引入与修订,并制定本国常模,开启了本土适应的过程[12]。所以尽管目前我国对ABAS的应用较少,但应用前景是广阔的。

2014我国引入ABAS第二版,2015年Harrison和Oakland对ABAS进行了第三版的修订,ABAS-3能够更全面地评估适应性行为,同时可根据适应性行为评估的结果提出有针对性的干预计划。建议我国学者结合本国社会文化背景对适应行为评定量表的最新版本进行修订引入,使我国的适应性行为评估更加适合当前国际权威的定义,以提高评估的准确性。

(二)增加多种评估系统的综合使用。智力和适应性行为的评估在进行智力障碍诊断时必须得到同等的重视和考虑,这两种评估方式没有优先顺序或规定的顺序[64],诊断过程既可以从智力功能开始,也可以从适应性行为开始。智力缺陷与适应性行为缺陷有一定程度的相关,但并不存在因果关系,已有研究已经提出,在进行智力障碍评估与诊断时,需要综合对其进行适应性行为的评估和智力上的评估,遵循智力和适应性行为的临床判定标准来进行诊断[65]。

同样的,在自闭症儿童的评估及干预计划制定过程中,也需要综合使用到适应性行为评估和其他评估方式。例如,已有研究表明自闭症儿童的感觉加工亚型能够预测儿童的适应不良行为[66],在对自闭症儿童制定干预计划时,需要考虑到对不同感觉加工方式自闭症儿童进行区别,并对其适应性行为进行评估,最后综合制定他们的干预方案。

(三)提高适应性行为评估的有效性。在过去的50年里,适应性行为已经从一个单一的、很大程度上是未定义的术语发展成为一个包括日常生活中的个人概念、社会交往、实践技能学习等内容的可衡量因子结构和测量维度。尽管对适应性行为有了更多的了解,但目前对于如何更好地对适应性行为进行评估仍然存在许多意见。

首先,适应性行为指的是一种典型的、实际的个人能力,而不是对个人最大能力的测量[67],因此在适应性行为测量时,需要强调对个人真实的适应能力的评估与测量。ABAS与其他适应行为测量方式不同的是,它是唯一一个允许个体进行自我报告的量表,这种自我报告的形式在应用于制定个体的干预计划时有许多优点,但如果是应用于智力障碍诊断时,则需要格外谨慎地来使用。已有研究提出个体倾向于高估自己的能力和自适应能力,自我的评估结果比他们实际上表现出来的更好[68],因此在进行个人适应行为评估时,应纳入多个第三方受访者和多个信息来源,如ABAS中的家长、教师等第三方受访者。同时在第三方受访者的选择时,应遵循以下标准:受访者应充分了解目标对象、长期观察目标对象在家庭、学校、工作和社区等多种环境下的典型行为[69]。其次,在对个体进行适应性行为评估以作为其智力障碍的评估内容的一部分时,需要注意的是,智力障碍个体需在18岁以前出现,那么对其进行的适应性行为评估也需要评估个体在18岁以前的情况,此时若被试已超过18岁,则需要对其进行回顾性诊断[70],此外,如果若个体处于干预机构内,也很难评估个体目前的适应性行为,对个体的适应性行为评估则需要依赖受访者回想之前个体的适应性行为情况,需要注意的是,受访者回忆个体适应性行为的准确性可能会随着时间间隔的增加而降低。最后,在对个体进行适应性行为评估时,需要重视评估者的专业能力,评估者需要能够熟练使用适应性行为评估的工具,还需要有对适应性行为进行直接观察评估的能力,最后要基于观察和评估对个体的适应性行为进行评分,并考虑置信区间误差、社会文化、生活环境等因素的影响。

展开全部

来源机构专栏sign up

杭州雅恩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机构简称:雅恩辅育
成立时间:2005年03月23日
区     域 :浙江
单位性质:民办康复机构 | 连锁康复机构 | 语言训练机构
优势课程:社交训练 | 认知理解 | 沟通理解 | 言语训练
最新文章
1图片交换沟通系统(四)——图片交换沟通系统的注意事项
2雅恩辅育在杭州拱墅区哪个位置,如何才能找到?
3图片交换沟通系统(三)——图片交换沟通系统的六个阶段

作者专栏sign up

莫智恒
莫智恒

杭州市

人物性质:机构督导
所属单位:杭州雅恩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人物特长:机构督导
区     域 :浙江杭州市
单位性质:民办康复机构| 连锁康复机构| 语言训练机构
热点文章
1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语言认知康复训练系统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2如何诱导自闭症孩子正确发音
3我的孩子三岁多了,怎么教还是不说话,是不是自闭症啊?
相关文章sign up
相关论文sign up
相关资讯sign up

人工快速找机构

注: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

信息接受方式

点击进入东营所有机构列表
本站人工服务电话:400—1334-1414
本站人工服务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