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流量门户 自闭症机构入驻

孤独症家庭:关于意定监护的实践

  • 2024-05-14 11:04:06
  • 自闭症行业;
  • 2.9K次
  • 分享
来   源:经济半小时
关注机构:
联系机构:
摘   要:​随着老龄化人口不断增多,不少老人面临这样的困境,他们有的没有子女,有的虽然有子女,但无法履行监护责任,当他们渐渐老去,就会面临就医、照顾,财产处理等诸多麻烦。不仅是老年人,“家长走了,生病的孩子怎么办”的焦虑,也长期困扰着一些心智障碍者的父母。
关键词:孤独症家庭,意定监护实践,先天智力障碍

随着老龄化人口不断增多,不少老人面临这样的困境,他们有的没有子女,有的虽然有子女,但无法履行监护责任,当他们渐渐老去,就会面临就医、照顾,财产处理等诸多麻烦。不仅是老年人,“家长走了,生病的孩子怎么办”的焦虑,也长期困扰着一些心智障碍者的父母。2021年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关于意定监护的规定为解决这些困扰打开了一条新路。


意定监护实践


如何确保自己的财产用到孩子身上

上海展开意定监护尝试

上海松江,悦苗残疾人寄养园,18岁的昊昊已经在这里待了10年。昊昊是先天智力障碍,5岁时,母亲因病去世,父亲也离开了他。让人欣慰的是,近三年来,每个月上海爱托付关爱服务中心志愿者杨黎明会来看望他一次,杨黎明自己有一个21岁的孤独症儿子,昊昊对她的依恋让她觉得有些心酸。


在上海爱托付关爱服务中心,像杨黎明这样的志愿者有90多位,他们都是心智障碍孩子的家长。成立3年多以来,爱托付已经组织了300多次探望,给心智障碍孩子和他们的家人带去了温暖,但终究还是不能化解家长们的共同焦虑:“我走了,孩子怎么办”。


孤独症少年家长 上海爱托付关爱服务中心理事长 凌云剑:孩子的监护人在哪里?孩子的养护和养老场所这些问题不解决,眼睛就闭不上,它是你的终极焦虑。


83岁倪大容的老伴2018年去世,她的儿子费迪是智力障碍患者,今年已经45岁,原先,倪大容每半个月就会把费迪从寄养机构接回家团聚,可最近因为身体不舒服已经三个星期没有接他。结果,费迪发脾气了,在寄养院卫生间里用力撞墙,把头都撞破了。


听说费迪受伤,倪大容早上六点半起床准备,路上花费两个半小时才赶到寄养机构,探望完再回家已是傍晚,身体早已疲惫不堪。倪大容不仅要考虑残障孩子未来的监护人在哪里,也需要找人来监护自己的晚年生活。


由于爱托付只是慈善组织,无法成为心智障碍孩子的监护人,所以不能协助孩子处理财产,入住福利院,养老院等各项日常事务。所以心智障碍者家长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出现意外或去世后,没有人为孩子履行监护职责。


意定监护,简单来说就是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监护人。倪大容希望得到侄女的帮助,但是侄女的小孩在国外,她经常不在国内,如果她的侄女不能作为她的意定监护人,就考虑选择社会组织做自己和孩子的意定监护人。


在国内的意定监护实践中,监护人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社会组织,在上海,已经出现了在民政部门登记的全国首家专业从事社会监护服务的社会组织。


尽善监护服务中心最近意定监护的一位老人今年68岁,没有孩子,丈夫去世后,一直独自生活。去年老人入住养老院需要签字时却找不到人,就决定跟社会监护服务中心签订意定监护协议。协议分为代理阶段和监护阶段,当老人意识还清醒时属于代理阶段,监护中心会照管老人日常生活,并办理养老院手续等;老人失能失智后便转入监护阶段,他们会按照委托人意愿作出医疗决定、处理身后事务。老人可以随时终止协议。


上海闽行区尽善社会监护服务中心总干事 费超:代理阶段的费用是五百元一个月,监护阶段两千元一个月。在意定监护实践中,财产无疑是其中最敏感的一部分。爱托付理事长凌云剑告诉记者,哪怕是为孩子找好意定监护人,心智障碍者家长还是非常担心自己的财产无法安全使用到自己孩子身上。


孤独症少年家长 上海爱托付关爱服务中心理事长 凌云剑:特别是上海的家长,有房产,房产是很大的部分。这些财产怎么把它用到孩子的身上,谁来管这个钱?2022年7月,爱托付接受上海市智力及亲友协会的委托开展了心智障碍者家庭财产托付与管理的课题研究。报告建议由政府作为家庭财产的受托人,将残疾人父母的财产用于孩子的养护养老,并定期审视监护人以及生活照顾方的工作。


2021年7月,《上海市残疾人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到,对弱监护、无监护等缺乏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残疾人,探索建立财产信托制度。


急需建立多部门协同机制

意定监护亟待政策完善

2021年广州成立了第一家从事监护服务的社会组织,由于成立时间不长,签约的老人并不多,但缺乏信任是重要的原因之一。那么谁来监督管理这些社会机构呢?广州市荔湾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会对和谐社会监护服务中心的业务运行、财务收支等情况进行日常监管。


广州市荔湾区民政局社会福利救助科负责人 李剑峰:除了他们自己提供他们的年度报告和年度审计报告以外,我们还会去到现场检查资料台账,也会委托第三方对他们进行审计。


据了解,目前国内大多数意定监护协议都是到公证处办理公证,公证处会起到公共监督的作用。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民法典》原则性规定了意定监护的法律制度,但却没有明确规定意定监护实施的详细内容,所以在实践过程中需要靠设立监督人、公证处公证等环节完善法律缺失部分,但也存在执行标准不清、部门责任模糊等隐患。为此,专家建议尽快建立意定监护多部门配套机制,帮助其更好落地。


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张继元:监护涉及到很多的部门,比如说司法部门、民政部门、卫健部门、妇联、残联、计生很多部门,是由谁来牵头?我们急需建立这样一个多部门协同的机制。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意定监护的案例,目前来讲真的是冰山一角,下面有很大的一个需求。

展开全部

来源机构专栏sign up

深圳市宝安区慈爱特殊儿童康复中心
机构简称:深圳慈爱
成立时间:2017年01月11日
区     域 :广东深圳市
单位性质:民办康复机构
优势课程:社交训练 | 认知理解 | 沟通理解
最新文章
1深圳慈爱_深圳宝安区自闭症儿童康复/语言训练怎么样?

作者专栏sign up

邓占玫
邓占玫
人物性质:机构管理
所属单位:重庆市南岸区向阳花特殊儿童康复中心
人物特长:机构管理
区     域 :重庆南岸区
单位性质:民办康复机构| 连锁康复机构| 残联定点机构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sign up
相关资讯sign up

人工快速找机构

注: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文案

信息接受方式

点击进入东营所有机构列表
本站人工服务电话:400—1334-1414
本站人工服务微信号